黑夜里,我最真实

in Notes Views: 327 s with 0 comment

“黑夜,我最真实。”

这是十年前那位老友写的一篇散文的题目。记不起它的具体内容了,只记得那颗初入社会的纯真的心,对于现实的虚假和黑暗的深切悲愤和无奈叹息,让我感动得无以复加——那段日子,我们对现实同样愤怒又无奈,对未来同样没有信心和热情——但我们都有敏锐的生机勃勃的心灵,我们一起在现实的重压下,开始艰难地自主地重树理想,开始重新学习……

十年,或者将近十年了。这位阿昌,这位曾经让我认定自己不是写散文的料的朋友,现在在哪里?是不是还在坚持,是不是还在痛苦地做梦……是不是还活着?天知道!

多年以前,他就浪迹天涯去了——或者该说,到天涯去谋生了。他的确比我勇敢得多。如果我像他那么勇敢,或者我的环境像他的一样,逼得人不得不远走高飞,今日的我会是什么样子呢?会不会像此时这么狼狈这么空洞?这些年,虽然我得到了许多,却失去了更多——最严重的流失,无疑是称心的朋友。阿昌啊,你找到了什么?你有没有失去什么?我更想问的是,你是不是也得在回忆的痛苦中挣扎着寻求欢乐——在心弦松弛的、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

人生不可悔。你是否后悔过你的不辞而别?或者在感到知心难觅时,怀念又怀念那个只会写小说的人?——他和你一样孤独,而且孤独了这么多年——你们本可以不孤独的……

也许,我们还会相逢的,也许。可我却担心,其时我们已不是朋友了,不配做彼此的朋友了——十年,要将一个人变成另一个人,已经足够,并该完工了——那么,就求神保佑吧——保佑我们不要再相逢,以免破坏彼此的完美记忆。

再见吧,遥远的灵魂——再见,遥远的灵魂的美妙的影子!(文/周末)

Respons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