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晓斌 https://www.liangxiaobin.com/ zh-CN 梁晓斌个人博客,是一个伪文艺大叔的个人网站,记录一些历程及生活的原创博客网站。包括娃的教育,好看的影音以及好玩的资源。 Sat, 11 Jul 2020 07:44:07 +0800 Sat, 11 Jul 2020 07:44:07 +0800 家乡的梧桐 https://www.liangxiaobin.com/notes/147/ https://www.liangxiaobin.com/notes/147/ Sat, 11 Jul 2020 07:44:07 +0800 梁晓斌 梧桐树守候在乡村。

春天的酒坛开封时,浓烈的酒香溢满乡间。梧桐醒来,繁花满树。

粉红的唢呐,寂静地吹着,无声的喧闹,为春风壮行,

梧桐花下,举目遥望,幸见一处凤凰窝。纤细的枝条,无序地交叉着,乱蓬蓬的,隐藏在红霞里。

凤凰窝,美丽的名字,托举着许多希望。

凤凰窝,从来不居住凤凰,鸟雀也只是短暂地歇脚。

童话里的梦幻,和那长了凤凰窝的泡桐树一样病了。

花落满地,虚拟地美,粉饰过谁羸弱的童年?(文/张春生)

]]>
0 https://www.liangxiaobin.com/notes/147/#comments https://www.liangxiaobin.com/feed/notes/147/
喝汤 https://www.liangxiaobin.com/notes/145/ https://www.liangxiaobin.com/notes/145/ Fri, 10 Jul 2020 10:53:00 +0800 梁晓斌 我的家乡称吃晚饭为“喝汤”。说是喝汤,其实馍、饭、菜都有。亲友乡邻见面,互致问候,也常问“喝汤了啵?”。

至于为何称之为“喝汤”?我想,主要是穷,喝汤能节省粮食,放点玉米碴和大豆,或者抓把小米就能煮一锅,然后再馏几个馍,这就是一家人的晚饭了。当时的人们显然不知道“晚上吃少”及“饿治百病”的养生智慧,之所以吃的少,那是因为穷,不能多吃。

在我幼时,一般的家庭里还没有钟表可用。人们对时间的判断,便是白天看太阳,晚上看星月,再就是这里傍晚的“喝了汤”前后。这里的“喝了汤”略同于于乡土文人笔下的“掌灯时分”。至今还记得小时候村上孩童之间传诵的歌谣:“东头的孩,西头的孩,喝了汤,都来玩!……”。

喝汤之后,整个小村子就热闹起来了,大人们摇着着蒲扇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开始了海阔天空的坐谈。而话题,或是白天三里五村发生的新闻,或是祖辈父辈走南闯北的经历,或是老辈子传下来的历史典故,等等之类,五花八门。

尤其是这老辈子传下来的典故,大人们讲很多遍,总也讲不厌,孩子们听许多回,总也听不烦。原因在哪?我想里面肯定蕴含了农村人所认可的观念、所奉行的守则,是非忠奸、善恶美丑、小品幽默,全在这祖祖辈辈生活过的农村的典故里面。就好比流传在老家一带的梆子戏,百唱不厌,百听不烦。

小点的孩子则躺在母亲怀里,摇来晃去地唱道:

筛箩箩,打躺躺,
磨斗面,送姥娘,
姥娘不在家,
喜得妗子笑哈哈……

孩子笑,母亲也跟着笑,笑声慢慢融化在夜色里。

现在,我的故乡早已通了电,修了路;也早已没有了“喝汤”后的热闹。现在只剩下一些晚年凄凉的老人还在守护着故乡,我却感觉故乡和他们一样凄凉。

]]>
0 https://www.liangxiaobin.com/notes/145/#comments https://www.liangxiaobin.com/feed/notes/145/
秋风故里 https://www.liangxiaobin.com/notes/1/ https://www.liangxiaobin.com/notes/1/ Fri, 03 Jul 2020 19:58:00 +0800 梁晓斌 车子到了老家滁州那座小城时已是天近傍晚,在汽车站下了车子,一眼就看到火车站那新建的候车大楼。站在街角边,脑海中竭力搜寻着这座小城三十年前的影子。也不急着进城,而是拉着行李箱走去了火车站的广场,找了一个花台坐了下来。

天色灰蒙蒙的,北方又下来了一场寒流,可以嗅出空气中已经满含着一股秋天的水气。这天气保不准就得下雨,而且一下起来保不准就没完没了。我那件又宽又大的套头衫在这样的秋风里显得非常的单薄了,它在我的身体上不停地摆动着,象是一面随风飘舞的旗帜,只可惜是面白旗。

这个时候的车站上冷清得很,我觉得秋天的傍晚总是和萧杀的氛围联系在一起的。天色将黑不黑的时候,冷风一阵阵吹着,风中还夹杂着一些零乱的、若有若无的雨丝。街边的小店铺大多都是黑黝黝的还没有开灯,让人觉着一种压抑。有一位出租车司机看出我是刚下汽车的旅人,特意跑过来询问我是不是要去南京。对了,此去南京只有一站路程了,这里的出租常常会找人拼车,然后将客人从这边拉过去。我此行虽说是在流浪,但是这一趟,我的目的地却很明确。那就是这里。一直以来,我填写的履历表上总是要在藉贯这一栏中留下这座小城的名字,尽管我已经阔别了这里三十年。

当然说是三十年没有回来过也不确切,其实就在今年初,我在一次没有目的的游荡中曾经路过此地,突然的就下了车,一路走去了那座闻名遐迩的琅琊山。但是那只能算是盘桓了半日,算不得是回到了故乡。于我的祖藉,于我的出生地,我始终只是一位过客,一位行色匆匆的旅人。

街边不知是谁家的店铺里在放着柯受良唱的《我不做大哥好多年》,想起了那位开车飞过黄河壶口瀑布的台湾人,想起了那一年他一个人孤零零地死在上海。好像他一直是在电影里跑龙套,一个几乎就没有演过主角的人,却在此时此刻让一个和他毫不相干的人想起了他。

很多时候,总是没来由地就会想起些什么,我想起小的时候,就是在这个火车站上,和几个玩伴爬火车,从时速三十多公里的货车上跳下来,摔得七荤八素躺在铁轨上起不来。那时候的风不象现在这样冷丝丝的,而是那种夹杂着铁锈味道的热乎乎的风。仰躺在铁轨上,可以看到铁路边那些绿色的杨树,和蓝天上飘浮着的白云。那时候年纪小,摔成了那样也没觉得脑子里有什么想法,因为知道自己并不会死,而且就算知道自己那一摔可能就活不了了,也不会去细致的思考生与死的问题。

几十年之后回想起来,才觉得其实那样的时候,可能正是认真而细致的去思考生与死这个问题的时候。这又使我想起了我那位老乡海子,想起了八九年三月下旬的那个黄昏,他躺在山海关与龙家营之间的那段铁轨上的时候,他一定作过最后的关于生与死的思考。三月的黄昏和秋天的黄昏没有什么区别,就象现在这样,那铁轨一定是冰凉冰凉的。

灵魂之苦总是那么根深蒂固,将在永恒之处放射光芒的事物正在无声地消亡,或许只有死亡才是重生的开始,因为我相信死亡的只是一个躯体,而灵魂却可以在摆脱黑暗之后得到永生。在秋天的冷风里,坐在冰凉的花台上就如坐在冰凉的铁轨上一样,此时的我满脑子都是一种无可名状的茫然。

有时候茫然好像是必须的一种人生状态,在茫然的心境越发清晰的时候,人生的目的却越发的模糊起来。当所有的生命激情都停滞下来的时候,才发觉自己的心态已经垂垂老矣。我感觉我从来也没有象现在这么样的犹豫过,我开始留恋故乡的泥土,留恋那些因年代久远而在记忆中已经淡薄得难以察觉的过往的熟悉气息。我的眼睛在已然降临的夜幕里睃巡着,目光似乎可以穿透三十年的时空,回到我那曾经贫困但却是无忧无虑的少年时代。

天黑了,我站起了身来,拖着行囊离开了车站广场。三十年过去了,尽管小城早已面目全非,但是我觉得我仍能找到那条回家的路。街灯依然是那么昏暗,将头顶上梧桐树的阴影,零零落落地映射在地面上,就象是将三十年来一直潜藏在意识深处的记忆全都剪成了碎片,然后顺着这条我少年时常常走过的破败的柏油路面星星点点地铺洒开去。

沉溺在回忆中或许也是一种消沉吧,只是消沉的同时,有另一种觉醒在心头渐然地滋长了起来。所有我曾驻足的地方都只是一个驿站而已,生命是一列只属于我自己的列车,从我踏上这节车厢时开始,无论中途会在多少站台上停留,都注定了只有一个终点。

]]>
0 https://www.liangxiaobin.com/notes/1/#comments https://www.liangxiaobin.com/feed/notes/1/
拾荒 https://www.liangxiaobin.com/notes/138/ https://www.liangxiaobin.com/notes/138/ Mon, 15 Jun 2020 08:28:44 +0800 梁晓斌 深夜一点多了,街上已是行人寥寥。我为什么还在街上?因为停电,因为热,睡不着,所以只有在街上闲荡,象个无家可归的流浪汉,在昏黄的街灯拉出的阴影里,坐在街边供行人歇息的椅子上。

这里离海湾直线距离只有五百米,海面上的风徐徐地吹拂过来,可以得着一丝凉气。偶然会有巡夜的保安走过,用警惕的眼光打量着我,然后略带些狐疑地走开了去,继续他的巡查。

离我十几米开外的地方,一个拾荒者将街边的垃圾筒全都收集在一起,堆在路边。他在垃圾筒里翻捡着,将垃圾搞得四处都是。有一道黑色的污水从他的脚下流出来,就象是黑白电影里的血,先是一点点地往前流淌,又有些畏缩,然后就开始肆无忌惮,迅速地在路面上积蓄了起来。

我掏出了一枝香烟,点着,干咳了一下。气味不太好,这么热的天气,垃圾在垃圾筒里捂了一天,很多东西会发酵,会散发出腐败的气息。我不怪他,之所以他将垃圾全搬到离我很近的地方,是因为路灯正好在头顶上,他需要光明。我如果嫌气味不好,大可以自己走开。

但是我没走,挪个地方吗?我嫌他脏?才不。其实我很想递根香烟给他,可惜他太专注,根本不会抬头看我一眼。如果他看我,我就会对他笑笑,但是这个头发很长的男人不看我。他看我做什么?能看出钱来吗?

我坐在那儿,看着他将垃圾里那些他认为有用的、可以换钱的东西仔细地拣出来,放在一边,无非是些易拉罐啊饮料瓶啊什么的。他有一个很大的编织袋,可以装两个人进去的那种。等会,这些拾出来的东西会被放进那个巨大的袋子里,然后那些东西就会被重新赋予价值。

什么价值,就是生命的价值。那些东西可以换钱,一个易拉罐一毛钱,聚沙成塔,这些垃圾筒里的剩余价值可以养活这个人,或者是几个人。可能是脏了一点,或者说非常的脏,但这是一个人自食其力的最后一道界限了。

在老家的时候,每天上街,总会在十字路口的人行道上,看到一位满头银发的老婆婆,守着她面前的一个竹篮子,那篮子里,放着很多的鞋垫,各种各样的。听说那老人无儿无女,她老了,做不动别的,但是她得活啊,所以那个小竹篮就盛载了她的生活,尽管一双鞋垫才要一块钱。很多年,我一直看到她,我买鞋垫,只在她那儿买。可见一只小小的竹篮,或是一个大大的编织袋,都可以盛载生活。尽管那生活有些艰辛,有些凄苦……(文/三毛六)

]]>
0 https://www.liangxiaobin.com/notes/138/#comments https://www.liangxiaobin.com/feed/notes/138/
饭盒 https://www.liangxiaobin.com/notes/133/ https://www.liangxiaobin.com/notes/133/ Mon, 09 Mar 2020 12:21:28 +0800 梁晓斌 西边太阳的余晖已渐渐暗淡下去,月亮早早的就斜挂在天际,地上蒸腾着暑气,但是从海面上吹过来的风却是凉凉的。这是珠海的好处,就象《东方之珠》里面唱的那样,让海风吹过了五千年。

现在澳门的灯光将南方天空中那片云彩映得微微发红,云彩下面,是珠海最高档的一个小区。清一色的小高层沿着珠海和澳门的边界建成了一条线,远远望过去,整齐划一的建筑透出一种逼人的气势。不知道什么原因,这个小区当初没有建完,所以留下了一块面积巨大的空地,正是因为这片空旷的土地,才使得这个小区格外的与众不同。

小区里面,有一家一间门面的小饭店,那个小店里专卖盒饭,从六块钱到十块钱,价格适中而口味却不差。通常白天气温很高,我象一只躲在厚重壳子里的蜗牛,蜷缩在没有阳光的角落里。只有到了傍晚时分,我才会从我的壳子里爬出来,走上二十分钟,去那家小店吃盒饭。

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喜欢去那家小店,可能那二十分钟的路程对于我来说是一种享受吧。我从拱北最繁杂的地段一路走去,眼见得路上渐渐冷清了下来,走到最后已然是行人冷落。这是一个从繁华走向落寞、从悸动走向平静的过程。快到小区的时候,那四百米长的道路,人行道傍着一条小河,河边修了石栏,边上有的树木竟然粗壮得一人无法环抱。现在是盛夏时节,地上竟然也是铺满了落叶,细细碎碎的,在轻风中不经意的飘飞,让人想起了秋天,想起了内陆的深秋。

无论怎么样的繁华最终都是要走向落寞的,而真正的风景正无声地隐藏在这种看似萧条的落寞里。顺着小区里的道路往深处走,各座楼层下面,保安禁闭森严。一幢幢的楼房上,那些落地窗户里的灯光正隐隐地向外面的夜空散发着某种神秘。整个小区里光线暗淡,幽静。行走在绿化带和路边那些一辆紧挨着一辆的私家车之间,能让人产生一种感觉,一种候门似海的感觉。

我想不明白,这样的一个财富聚集之所,怎么会有这样一家只卖廉价盒饭的小店呢?那小区里所有的一楼全都是挑空的,不住人,只是在一楼的中间部分用墙隔了一下。所以那道墙的背后,竟又聚居了一大批拾荒者。他们举家携口,在这里安居乐业。这也是我一直没想明白的地方,这个小区里,竟然是腰缠万贯的资产阶级和一无所有的无产阶级共同栖身的所在。

有时候悬殊太大反到能相安无事,尽管这个小区里的和谐让人觉得有些奇怪。就象隐藏在小区里的这家小饭店,尽管我不知道它的盒饭在这样的地方能卖给谁,但是它肯定有它特定的顾客。这世上很多事,有时候可能不太合情,但它既然可以存在,就一定有它合理的地方。

那小区的深处有一家超市,超市门口放了一些供客人休息用的桌椅,我喜欢将盒饭拿到超市门口这里来吃,因为那里有一台背投电视,最主要的是那里有风,虽然那里看不到海。

现在,风清月明,我打开我今天晚上的饭盒,芹菜炒香干,外加一份例汤,那米饭热乎乎的,好香。米饭是有香气的,在你特别饥饿的时候,只要做饭的米没有问题,你就会闻到一股沁人的香气。如果再能有一瓶小酒,那这顿饭就更有味道了。我想起《少爷的磨难》里陈佩斯扮演的那个落难少爷在地里大啃红薯时说的那句话:“这里候要是能有口酒喝,该有多好啊。”

六块钱,一个菜,专门炒的,有很多的菜式,可以每天晚上换一种。听说现在猪肉涨价涨得厉害,听说方便面也涨价了,后来听说快餐类也开始涨价了。我不知道为什么要涨价,我就象没有生活在这个现实社会之中一样,涨价的事离我是那么遥远,无关痛痒。不过我知道,很有一些人是吃不上肉了,至少会吃得很少,我觉得穷人可以多吃些菜蔬,对身体也没有什么坏处。只到有一天,我从报上看到有低保家庭因为粮食涨价而每天必须要少吃饭,我的心里才开始觉得堵。

说真的我见过低保家庭每天在菜场里拣菜叶子的,那是生活的一份沉重。我们每个人都有一种让自己活下去的方式,尽管有些方式对我们来说沉重得很,但是那份沉重难道不是必须背负的吗?面对这样富丽堂皇的小区,面对如此的社会现实,要聚敛多少的财富才可以让我们的内心得到一份安全感?

路边那些奔驰宝马皇冠奥迪在月亮的映射下,折射着一股幽幽的冷光,财富正在快速地向一头聚集着,而另一头将越发的一无所有。我们没有安全感,一丝也没有。

去年这个时候,我也在内地卖盒饭,三块钱一份,每天骑着车子在烈日下来回奔波。原本那三块钱一份的盒饭也是可以让我给自己找到一种活下去的方式的,问题是那样的盒饭我都卖不下去。不是我不努力,真的不是不努力。谁没有梦想?问题是我们总觉得梦想是可以靠拚博去实现的,然而现实中最终的结果往往都不是我们想象的那样。

什么才是努力,只要今天晚上我还有这餐盒饭吃,我就已经努力了。这不是借口,这就是现实。穷人也好富人也好,谁的日子不是这么一天天地在过呢?我也会想到,如果能再有一瓶酒喝会更好,当然我不要酒那是另一回事了。明天早晨,富人开车去公司,穷人起床去拾荒,我仍旧缩在我的壳子里,当新的太阳照常升起的时候,一切如常,生活总是要继续的。(三毛六)

]]>
1 https://www.liangxiaobin.com/notes/133/#comments https://www.liangxiaobin.com/feed/notes/133/
拔牙 https://www.liangxiaobin.com/notes/132/ https://www.liangxiaobin.com/notes/132/ Mon, 09 Mar 2020 12:19:27 +0800 梁晓斌 去年开春,那时候我还在剧院里做合同工,有天在排练场排练的时候,阿国的嘴里嘟囊了一会,一张口竟吐出了一颗牙齿。他将他的那颗牙齿托在手里,看了老半天,好象那颗牙齿不是从他的嘴里掉出来的一样。他抬头看着我说:我的牙掉了。然后他四处对乐队里的同事说:大家看啊,我的牙齿掉了。

于是大家都看他手里的牙齿,那一刻,我觉得阿国的心态一下就老了许多。才四十五岁的人,牙齿竟然掉了,这是未老先衰的迹象啊。我的嘴里也有一颗牙齿烂了,是最后面的智齿,但它只是烂了而已,并没有掉下来。我觉得我并没有衰老。

今年来了广东没多久,我的牙齿竟然也不成了。先期只是牙疼,我以为是那个烂了的后糟牙发炎,吃了一些消炎药,也没有作用。我从小到大,活了四十多年,从没有去看过牙医,所以现在我也同样不想去。那一个月,日子很不好过,常言说牙疼不是病,可疼起来要人命。再加上天气炎热,每天我都被牙疼折磨得心烦意乱。

看来这牙齿得去拔了它了,我肯定没有勇气自己用钳子将它拔掉,尽管我知道有人敢自己拔。那部叫《米》的电影里,陶泽如扮演的那个角色,不就是自己用钳子将满嘴的牙齿都拔掉了吗。他拔牙是因为他要装上满口的金牙,而我拔牙仅仅是不想它再折磨我。不过真的要自己将自己满嘴的牙齿就那么生生的全拔下来,那是需要一定的勇气的,我没有那样的勇气。

那天疼得我实在无法忍受了,我去了牙医诊所。珠海的牙医诊所都是私人承包的,这我知道,不过就算我去了大医院又能怎样,还不是一样的。接待我的是一个年轻的女医生,让我躺在椅子上,为我做了一番检查,然后说,后面的牙齿都烂了,一定得拔了才行。我当然知道得拔了才行啊,这个不用她说的,问题是,我怕拔牙,我会紧张的。

我不能想象麻药打在牙床上是什么样的感觉。我不是怕打针,说实话我的身上也不知道打过多少的针了,我熟悉注射器,我能熟记针头在皮肤里游走的每一个感觉。但是我真的不能想象,那根尖锐的注射器针头从牙床上剌进去会是什么感觉。

我躺在那儿犹豫不决,那女医师则在一旁劝导我,真的不疼,几分钟就好了。在为疼还是不疼讨价还价的当口,一个老医师走过来问我这是怎么回事,一看就知道,这老医师才是这个牙医诊所的头。他听完那女医师的话,又亲自为我检查了一下,然后对我说,其实不是那颗烂了的牙齿疼,而是前面那一颗后糟牙在疼,里面化脓了,已经松动了,除了拔掉,再无它法。而且,要拔,还得两个一起拔,在拔了前面那个牙齿的同时,还得将后面那颗已经烂了的牙齿残根一并拔除,以绝后患。

我在想,幸好这位老医师为我检查了一下,否则我就算是吃了这一针,真正的病牙还没有拔掉,那才叫冤呢,这女医师有够菜的。但是我没有选择。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那么就拔吧。阿Q 怎么说来着,大约人生在世难免要被拖出去杀头的。我想人生在世难免都要去医院拔一回牙,甚至是拔几回牙。真的能象阿国那样牙齿自己掉下来,那算是好运气了,问题是好运不是人人都有。

我看着那女医师在我的边上摆弄着注射器,她将一个安碚瓶打开,将里面的透明液体吸入针管,我知道那是普鲁卡因。我在想,现在怎么不用针剌麻醉了啊?只要别往我的牙床上扎,你在我身上扎几百针都没有关系。

张大嘴巴,女医师柔声地说,不要紧张,只到这时候我才想起来,麻药对我是没有效果的。这么长时间的疼痛我都忍受下来了,我未必就不能忍受这最后一下。很多时候我们对于针头或是刀子的恐惧只是来自于我们的内心,而不是体表的疼痛。

钳子从嘴巴外面伸进去,夹住了牙齿,左右扭动几下,我听见了牙根从骨头上松动的声音,那声音滋滋的,很怪异。很疼,不过我并没有感觉到格外的疼,看来病牙给我造成的疼痛和拔牙的疼痛已经是一样的了。完了女医师开始往我的口腔里塞药棉,她说:你看多简单,我说过不疼的吧?

我的嘴里已经填上了药棉,鸣鸣的,疼也好不疼也好,我反正是说不出话来了。女医师让我再躺上一会,然后去给我开药,完了收我一百八十块。她说还会疼的,等麻药的劲过去了还会疼一天,所以也给我开了止痛药,不过我走出诊所就将那几包药扔进了垃圾筒里。

不疼了,其实就疼了那一会,牙齿拔掉了,我顿时就已经不疼了。我并不是怕疼,我其实害怕的是那种躺在手术椅子上的无助,那一刻让我感觉到孤单,恰恰是那种孤单的感觉才是我最最害怕的。

从此,我的嘴里就少了两颗牙齿,而且它们再也不会象我七八岁时那样,重新长出来。它们曾经是我身体组成的一部分,现在却失去了。就如我们生命中曾经经历过的一些人,一些事,失去了,将永不再回来。(三毛六)

]]>
1 https://www.liangxiaobin.com/notes/132/#comments https://www.liangxiaobin.com/feed/notes/132/
哪吒之魔童降世1080p在线观看 https://www.liangxiaobin.com/audio/111/ https://www.liangxiaobin.com/audio/111/ Tue, 29 Oct 2019 14:13:00 +0800 梁晓斌 我命由我不由天!很好看的电影,很不错的国漫!有笑点也有泪点,故事也不错,突破了传统。以前我不太喜欢看3d的,现在看来3d的动漫也很不错的。随便表白一些哪咤和敖丙,特别是敖丙,给我一种“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的感觉。

国产动画如今已做得越来越好,哪吒和敖丙的友谊,更多的是在彼此的身上看到了熟悉的自己,敖丙背负着龙族的命运苦于修炼,哪吒则因为被误解而人人敬而远之,俩人都没有能够倾诉的朋友,因此也成为了彼此唯一的朋友。

https://alioss.liangxiaobin.com/video/mtnezha.mp4|
title=《哪吒之魔童降世》在线观看1080P高清|
description=哪吒之魔童降世,在线观看|
width=100%|aspectratio=16:9|
image=https://upyun.liangxiaobin.com/typecho/uploads/2019/10/2719509888.jpg

比人心更可怕的是成见
电影开篇,元始天尊将混元珠炼化成灵珠和魔珠。太乙真人受命将灵珠托生于陈塘关李靖家。结果阴差阳错,灵珠和魔珠被掉了包,殷夫人怀了三年才生下哪吒,而哪吒一出生就性格乖戾,把殷夫人的手腕咬出血。陈塘关的百姓称哪吒为“魔童”,“怪物”。哪吒每次去村庄,都被人扔石头,臭鸡蛋,脏菜叶等。有小孩愿意和哪吒玩,也被父母们惊恐的抱走。在他们眼里,小小年纪的哪吒只会害他们。所以哪吒打败水怪,救了小女孩一命,村民不仅不领情,还倒打一耙说他偷小孩。村民的成见如此之深,以至于李靖夫妻只能把哪吒关在家里,防止他伤害别人,也被别人伤害。

灵珠化身的的太子敖丙一出生就是妖,他心性纯真善良,却不被世人接受,只能披着斗篷带着面具。哪怕帮助村民救人做了好事,也不敢被人知晓。在村民眼里,他们是魔,是异类。但他们也只是个孩子啊!所以龙王才会感慨“人心中的成见是一座大山,任你怎么都搬不动。”

《白夜行》中说:太阳和人心是世界上两样不能直视的东西。我们不了解一件事情的真相,就不能带着有色眼镜评判是非。因为我们看到的,不一定是真相。

不要在意别人的看法
因为魔丸转世,在世人眼里哪吒就是恶的化身。哪吒没有玩伴,只能独自一人被关在结界内唱着“我是小妖怪,逍遥又自在,杀人不眨眼,吃人不放盐。”每次被人欺侮嘲笑,哪吒都会以暴制暴,将整个村庄搅的鸡飞狗跳,村民叫苦不迭。

他说:“你们说我是妖怪,那我就证明给你们看。”

哪吒以牙坏牙的报复,虽然将心里的火发泄了,可每次报复完,村民对他的成见更深,他心里的失落感就更深。哪吒看似报复了别人,实则伤害了自己。

米兰·昆德拉在《生命不能承受之轻》中说:生活时常让我们感到艰辛,并会让我们无数次目睹生命在各种重压之下的扭曲与变形。

发脾气是本能,控制住情绪才是本事。生活再不堪,我们都不要用别人的错误惩罚自己。

就像卓别林在70岁生日时写下的人生感悟:当我真正开始爱自己,我才认识到,所有痛苦和情感的折磨,都只是提醒我,活着,不要违背自己的本心。

所以,我们不要活在别人贴的标签里。你就是你,一个有思想的独立的人。摆脱别人的期待与束缚,找到真正的自己,活出自我,才是聪明人做的事。

跟对了人很重要
哪吒的师傅是太乙真人,表面大大咧咧没心没肺,实则心性善良刚正不阿,倾尽自己毕生所学,一心想帮助哪吒成才。哪吒顽劣闯祸,太乙真人及时出手帮他挽回局面。哪吒生辰那天,为了让哪吒高兴,太乙真人还把自己的座骑送给哪吒。正因为有太乙真人暖心相助,所以哪吒刚开始路走得稍有偏颇,也能及时矫正。

而敖丙的师傅申公豹,表面上教授他功夫,实际上是想借助敖丙身上灵珠的力量,提升自己在仙界的地位。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他指使敖丙杀了李靖夫妻,水淹陈塘江,害得敖丙差点葬送了自己的性命。

佛曰:活着,跟对人,走对路,做对事。路的尽头,依然还是路。人活着,跟对人,跟正直的人;走对路,走努力的路;做对事,做正确的事;人生能如此,快哉快哉。

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科学家研究认为:“人是唯一能接受暗示的动物。”好的伯乐,会对人的情绪和生理状态产生良好的影响,激发人的内在潜能,发挥人的超常水平,使人进取,催人奋进。反之,则会在不知不觉中会偷走人的梦想,让人变的心胸狭隘,颓废又平庸。所以,选对伯乐很重要,他决定了你努力的方向和你能走多远。

父母给孩子最好的爱是陪伴
为了消除世人对哪吒的成见,殷夫人每天忙着除妖抚民,连抽空陪哪吒踢毽子都心系公务。面对哪吒的失落,殷夫人总是愧疚地说“等下次,我一定陪你踢个尽兴。”李靖为了改变哪吒三年后遭天雷击毁的命运,用一年的时间寻找方法解救,后来不惜以命换命挽救自己的儿子。他们爱哪吒,这不可否认,但哪吒需要的不是这种爱。哪吒知道父亲以命换命的事,气得撕掉了身上的换名符。哪吒离世前,说的那句“我唯一的遗憾就是没能跟你踢毽子”惹得李靖红了眼眶,许多父母感同身受。也泪洒现场。这一幕是不是像极了作为家长的我们?父母总想让孩子赢在起跑线,每天忙着工作,忙着挣钱,只为了给孩子更好的生活。但我们从来没问过孩子需要什么,他们需要的不是上不完的补习班,不是家里堆积山的玩具,而是父母开心的陪他们玩。

哈佛心理学家吉尔博特有句名言:十年以后,你不会因为少做了一个项目而遗憾,但你会因为没有多陪孩子一个小时而遗憾。孩子的成长过程只有一次,错过了就是一辈子。我们应该从李靖的身上吸取教训,别让“缺少陪伴”成为自己一辈子的遗憾。

你的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
哪吒刚开始觉得自己是异类,故而顽劣叛逆。李靖夫妻为了宽慰儿子,谎称他是灵珠转世。他之所以有神力,有太乙真人这样的神仙师傅,是老天赋予他将来救百姓于水火的使命。哪吒信以为真,潜心修炼,一心想为百姓除害,赢得他们的认可。当申公豹拆穿李靖夫妻的谎言,告诉哪吒他就是魔丸转世,注定要遭受天劫时,哪吒的信念顷刻完结崩塌成碎片。是李靖这句“你是谁,只有你说了算”,让哪吒明白了我命由我不由天。他不在强求世人的认同,即使知道了自己的宿命,也要拼劲全力拯救百姓。最终,哪吒成功了。他拯救了全城百姓,成为大家心目中的英雄。电影结尾,哪吒的肉身虽然不见了,但他的笑容却十分灿烂。

萨提亚说:我们无法改写历史,但可以改写历史对我们的影响。生而为人,谁的人生没有经历过挫折,磨难和各种不公。但无论面对怎样的困境,我们都有权利选择自己想走的路。纵然人间不值得,但既然来了,就别辜负了自己。

愿我们半生已过,归来仍有一腔赤勇。

]]>
0 https://www.liangxiaobin.com/audio/111/#comments https://www.liangxiaobin.com/feed/audio/111/
《浩然爸爸讲古诗词》音频下载 https://www.liangxiaobin.com/share/99/ https://www.liangxiaobin.com/share/99/ Fri, 25 Oct 2019 17:05:00 +0800 梁晓斌 付费购买的《浩然爸爸讲古诗词》,精选教育部指定小学生必备80首古诗词,全新父子对话互动式讲学,有趣有料,学好古诗词,赢在起跑线上。

《浩然爸爸讲古诗词》做的还是挺用心的,脱离就古诗词讲古诗词的传统教学,将国学中的历史、地理、哲学、文学等多学科知识融入其中,既重背诵,又重视知识拓展和理解,深入浅出,有趣有料,孩子和大人都爱听。

试听贺知章【回乡偶书】

《浩然爸爸讲古诗词》目录
第001集 把诗种在心里.mp3
第002集 汉乐府·江南.mp3
第003集 汉乐府·长歌行.mp3
第004集 北朝民歌·敕勒歌.mp3
第005集 骆宾王·咏鹅.mp3
第006集 李峤·风.mp3
第007集 贺知章·咏柳.mp3
第008集 贺知章·回乡偶书.mp3
第009集 王之涣·凉州词.mp3
第010集 王之涣·登鹳雀楼.mp3
第011集 孟浩然·春晓.mp3
第012集 王翰·凉州词.mp3
第013集 王昌龄·出塞.mp3
第014集 王昌龄·芙蓉楼送辛渐.mp3
第015集 王维·鹿柴.mp3
第016集 王维·送元二使安西.mp3
第017集 王维·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mp3
第018集 李白·静夜思.mp3
第019集 李白·古朗月行.mp3
第020集 李白·望庐山瀑布.mp3
第021集 李白·赠汪伦.mp3
第022集 李白·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mp3
第023集 李白·早发白帝城.mp3
第024集 李白·望天门山.mp3
第025集 高适·别董大.mp3
第026集 杜甫·绝句.mp3
第027集 杜甫·春夜喜雨.mp3
第028集 杜甫·绝句.mp3
第029集 杜甫·江畔独步寻花.mp3
第030集 张继·枫桥夜泊.mp3
第031集 韦应物·滁州西涧.mp3
第032集 孟郊·游子吟.mp3
第033集 韩愈·早春呈水部张十八员外.mp3
第034集 张志和·渔歌子.mp3
第035集 卢纶·塞下曲.mp3
第036集 刘禹锡·望洞庭.mp3
第037集 刘禹锡·浪淘沙.mp3
第038集 白居易·赋得古原草送别.mp3
第039集 白居易·池上.mp3
第040集 白居易·忆江南.mp3
第041集 胡令能·小儿垂钓.mp3
第042集 李绅·悯农二首.mp3
第043集 柳宗元·江雪.mp3
第044集 贾岛·寻隐者不遇.mp3
第045集 杜牧·山行.mp3
第046集 杜牧·清明.mp3
第047集 杜牧·江南春.mp3
第048集 罗隐·蜂.mp3
第049集 范仲淹·江上渔者.mp3
第050集 王安石·元日.mp3
第051集 王安石·泊船瓜洲.mp3
第052集 王安石·书湖阴先生壁.mp3
第053集 苏轼·六月二十七日望湖楼醉书.mp3
第054集 苏轼·饮湖上初晴后雨.mp3
第055集 苏轼·惠崇春江晚景.mp3
第056集 苏轼·题西林壁.mp3
第057集 李清照·夏日绝句.mp3
第058集 曾几·三衢道中.mp3
第059集 陆游·秋夜将晓出篱门迎凉有感.mp3
第060集 陆游·示儿.mp3
第061集 范成大·四时田园杂兴.mp3
第062集 杨万里·小池 .mp3
第063集 杨万里·晓出净慈寺松林子方 .mp3
第064集 朱熹·春日 .mp3
第065集 朱熹·观书有感 .mp3
第066集 林升·题临安邸 .mp3
第067集 叶绍翁·游园不值 .mp3
第068集 翁卷·乡村四月 .mp3
第069集 王冕·墨梅 .mp3
第070集 于谦·石灰吟 .mp3
第071集 郑燮·竹石 .mp3
第072集 袁枚·所见 .mp3
第073集 高鼎·村居 .mp3
第074集 龚自珍·己亥杂诗 .mp3
第075集 曹植·七步诗 .mp3
第076集 孟浩然·宿建德江 .mp3
第077集 王昌龄·从军行 .mp3
第078集 王维·竹里馆 .mp3
第079集 李白·独坐敬亭山 .mp3
第080集 杜甫·江南逢李龟年.mp3
第081集 刘长卿·逢雪宿芙蓉山主人.mp3
第082集 杜牧·秋夕.mp3
第083集 李商隐1乐游原.mp3
第084集 温庭筠·商山早行.mp3
第085集 王安石·梅花.mp3

下载地址:
抱歉,下载失效。

]]>
8 https://www.liangxiaobin.com/share/99/#comments https://www.liangxiaobin.com/feed/share/99/
酒友 https://www.liangxiaobin.com/notes/94/ https://www.liangxiaobin.com/notes/94/ Mon, 21 Oct 2019 10:09:00 +0800 梁晓斌 酒友之中,阿国仍然是和我走得最近的,只是他的酒友却要比我多得多。大凡说起这好饮之人有三类,一类知节制,有分寸,就算那场面再热烈都知道要留一份清醒,这种人若是想看他醉后出丑,很难如愿,这一类是省事的。

另一类却相反,嗜酒如命,别人尚没劝酒他到先将自己灌得半醉,等到酒至酣时,大家你来我往之时,他兀自是来者不拒,呼三喝四,手倒杯干,最后往往是语无伦次,笑话百出,得由朋友将其送回家去,然后倒头大睡,这一类也是省事的。

我要说的是第三类人,就是那些一旦酒多了就不省事的酒友,这类人最难缠,再喝也喝不倒他,虽说人没倒,但是他的逻辑思维却是混乱的,套用阿Q的话说,这真是一件非常妈妈的事情。你要走吧,他拉着不让你走,说你不够朋友,不是个玩角。那么好吧,只能留下来陪着他,可是他却酒老爷当家全然做不了自己的主,满口的胡言乱语,不知所云,你还得顺着他,最要命的是他会惹事,你还得跟在他后面给人道歉,最后常常是弄得精疲力竭,通宵不眠。

这还算好的,若是遇上个酒后失德的主,而且酒后正好又在公共场合,他寻衅闹事,你就惨了,往轻了说你就一个劲地给那些他惹了的人做孙子,往重了说搞得不好你的头上也会挨上一个酒瓶子。所以,朋友打电话来找我去喝酒,我一定先问清了是哪些人在一起喝,然后决定是不是能去,去了怎么喝,能喝到什么程度,什么时候得开溜,这些都要事先想好了,不知深浅的事我是不会做的,免得到时候弄得不尴不尬,自己下不来台。

这不省事的酒友到处都有,这么些年喝下来,大浪淘沙,自己酒友圈子里的这类人也就越来越少了,因为我对这类酒友向来是敬而远之,皆因为自己心下明白酒这个东西,喝少了是养人的,喝多了就不是人养的了,一帮知交朋友相聚一起,小酌以助谈兴,这本是一件雅事,何必招个酒疯子来坏了气氛呢。

然而有时候却没法分得清,阿国有一个酒友叫阿桐,我和他见过几面,当然都是在没喝酒的状态下见面的,真的是很谦和的一个人,为人厚道,谈吐文雅,虽说不是文艺圈中的人,却因为他天资聪慧,精通乐理,电子合成器演奏得非常出色。这就难免要和文艺圈中人有些瓜葛,也就和阿国有了交往。这个人特有意思,属于那种怎么喝也喝不倒的人,但我从没和他在一起喝过酒,只是听阿国说他常做一些在阿国看来是非常肉头的事,人家请客,往往是只花个百十块钱,喊了朋友去大排档,喝些啤酒点些小菜,他去了,却要嫌喝得不痛快,非得拉着大家再换个地方去喝,说话总是一口的北京腔,总是说:怎么样?给我个面子行不行?结果大家跟着他换地方,然后他反到花掉四、五百块,你说这客到底算是谁请谁呢?

他谈了一个女朋友,外地的,在这边闯荡了多年,终于凭借她的努力,进了合肥一家大公司做了白领。进公司的那天,阿桐非常高兴,对他女朋友说我一定要为你捧一下场,我要请你们公司的所有领导喝酒。那天晚上,他带着他的女朋友和她公司的一帮领导去了阿国的酒吧,正好那天晚上我去阿国那里玩,就算是遇上了。

一进门,阿桐将阿国拉到一边说:兄弟,给我个面子,你去柜上要十瓶酒,就说是酒吧老板送的,你先将单买了,回头我给你钱。他这是要面子,阿国当然明白,说放心吧,没问题,你们先坐下,我要服务小姐送上去就是了。

等到大家你谦我让的坐了下来,阿桐就将阿国和我拉去桌上对那些领导一一介绍了,这是我的好哥们,今天晚上大家尽兴,我们喝酒唱歌,一醉方休。十瓶啤酒当下就喝完了,他又去柜上要了四十瓶。喝到十点多,也不知他和他女朋友因为什么话说得不对味了,就只见阿桐将手中的酒杯往桌上重重地一放,他那一口标准的北京腔就开始了:我X他大爷!我要不是为了你,我和他们喝酒?他们算个XX子啊!我阿桐从不侍候人,就他们那小样,你们算个什么东西!

阿桐这一手可谓是突如其来,事先没有一丝喝多了的征兆,让我们措手不及,连打圆场的机会都没有。阿国头上那汗啊,啊呀当场就下来了,一分钟之内,那些领导如风卷残云般一哄而散,阿桐还说:好!走了好啊,咱们接着喝,兄弟,这才是喝酒啊,来来来,别管他们了,咱们喝。

他根本就不明白他今天晚上是干什么来了,你说这样的酒友,下回你还敢和他在一起喝酒么。(文/三毛六)

]]>
0 https://www.liangxiaobin.com/notes/94/#comments https://www.liangxiaobin.com/feed/notes/94/
艳遇 https://www.liangxiaobin.com/notes/92/ https://www.liangxiaobin.com/notes/92/ Thu, 10 Oct 2019 08:36:00 +0800 梁晓斌 在我的印象里,春节期间的火车永远是那么的拥挤。我说的这个故事,也是上世纪的事了。

一九九二年大年初三的下午,天阴沉沉的,我拎着简单的行李,一个人去车站赶火车去芜湖。车票不好买,只买到了加班的临时客车票,说是客车,其实就是那种大闷罐子货车,这种临客只跑淮南支线的短途客运,往西只跑到蚌埠,往东就只跑到二坝,很不幸我就是去二坝,在那儿渡江到芜湖,所以我赶的正好是这班闷罐子货车。

你说这人啊,虽说都免不了要在外面跑来跑去的,可是这种闷罐货车却很少有人会有机会坐一次,虽说春运期间临客每天开,现在也不会再有用货车代客车的事了。

那闷罐车停在站台上,每个车厢门口放着一架木梯子,一头搭在地上,一头搭在车厢里,人群乱哄哄的往里挤,车厢里的人只能站着,开车时用一条很粗的绳子拦在车门口,然后站着一个列车员。车开起来门也不关,那寒风一阵阵地卷进车厢里,真冷呀,那车开开停停,晃晃悠悠的,从合肥到二坝要走近五个小时。

我一直以为这天下最无聊的事就是坐长途车了,那时候铁路还没有象现在这样一次次的提速,我去厦门、去昆明那真的是要坐上两天两夜的车,要是放在现在,那我宁肯不去。不过话说回来了,人总是走到什么地步才说什么地步的话,在那个时候,这种闷罐货车,我就得坐。

没有下雪,不知为什么,我的眼里却总是浮现出电影《齐瓦哥医生》里的场景来,齐瓦哥医生一家坐的那种闷罐车和我坐的这种车是一样的,不同的是窗外不断退去的景色却没有俄罗斯大地上的那种苍凉。

行行复行行,我这一生,也不知跑过多少的路了,而且我也不知道今后还有多少的路在等着我,有人说人临死的时候会去收脚印,将自己这一生中撒在各处的脚印全收回来,真要这样,那我将死之时,我得受怎么样的一种劳累和辛苦,才能将我这四处漂泊的足迹全部收回来呢?

我在海口已经挣扎了一年了,我的境遇没有起色,偏偏这时候单位给我发了最后通牒,如果再不回来上班,就要开除我的公职,那时候单位里象我这样的不上班在外面打工闯荡的人不在少数,仅仅是因为我没有回来向头子表示一点意思,就要对我开刀,我又何尝不想呢,我又何尝不想做得漂漂亮亮,大家都有面子呢,可是我没有钱,没钱骨头还硬,与其让你开除不如我自己辞职,所以我丢掉了我的国家工职和干部编制,在那个寒冷的冬季里,我成了一个无业游民。

我还得回海口去,我已没有退路了。那一下午的旅程,我的心情和外面的天气一样的糟,虽说每月也只有一百四十块的工资,但是工资却是我这一生的保障啊,现在我没有了任何外壳来抵御余生中种种不可知的风险,我已经将自己逼上了绝境。

暮色四合的时候,火车子终于喘着粗气停在了终点站二坝,我身心俱疲地拎着行李随着人流往站外走去。从火车站到轮船码头有一里多的路程,出站的旅客几乎全是要过江的人,就在这熙熙攘攘的人流中,我遇见了那个女子。

她走在我前面很远的地方,但却因为她穿着一件很长的黑呢大衣而在人群中显得格外突出,一头长发松散而随意地披落下来,两手提着两只大包,能看出来稍显吃力,但是步态却依然能够保持着那种有教养的衿持。

我的步伐在不知不觉中就快了起来,仿佛前方那件黑色的大衣正在散发着一种看不见的磁力,渐行渐近,跟在她的身后,我象所有的男人一样,开始在心里惴测前面的这个女子,她的相貌会是什么样子呢?

不能否认,一位身材匀称步态雍容的女性,哪怕仅仅是从她身后看着她的背影,也能够让很多男人为之心动。只需从她走路的姿态就能够辩别出她是一位受过很好教育的中年女性,对男人来说那是一种感觉,或者说是男人辩识女人的一种特殊的嗅觉,只可以意会却无法言传的一种潜意识里的感知。

所谓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有时候男人多看美女几眼,并不代表着这个男人的心里就有了邪念,很多时候男人只不过在追求着那种由视觉而带来的心理上的愉悦而已。

二坝车站就建在长江边上,这段长江已属于中下游,又叫杨子江,无为大堤在江北绵延百里横亘而过,车站就坐落在大堤内则,而码头就在大堤的外则。爬上大堤,就已经能够看见大江对岸的芜湖已是华灯初上了。

码头就在前面不远的江边。我依然不紧不慢地跟在她的身后,突然之间我的心中就有了一种异样的感觉,我突然就很怕她会回过头来。这不到一里的路程当中,我注视着她的背影在心中勾勒着她的容貌,我已经认定她应当是一位容颜姣好的妇人,我甚至不愿过多窥视她长发披散的头部,怕她在不经意间显露出脸部的轮廓会和我心中勾画的图案相抵触。

走进了候船室,人流没有停顿,因为渡轮已经等在江边,我竟然暗自松了一口气,因为我又能将这份神秘再保持一会。很好笑吧?从我看见她到现在也不过十来分钟,可我对她虽说不上已是心猿意马,但也称得上是心无旁鹜了。

艳遇么?我没想过,当然也不是就没有可能,但是人在旅途,大家只是浮萍流水,擦肩而过之后便永无再会之期,这也太难了吧?可偏偏这大千世界又无奇不有,又有什么事是不可能发生的呢? 终于,上了船了,那女子找了一块地方,将她那两只包放了下来,我一直在不远的地方注视着她,看着她直起腰来,我知道,等她转过身,谜底也就揭晓了,同时我心中的那份悬念也将嘎然而止,也许再过十几分钟,这一切都将烟消云散,甚至在我的记忆里都不会留下一丝的痕迹。

她很自然地转过了身来,在船舱昏黄的灯光下,我看见的是一张虽然未施粉黛却仍然端庄秀丽的脸庞。而她也立刻就看到了我,看到了这个只离她几步之遥却眼神肆无忌惮的男人,我们就这样对视了几秒钟,直觉就告诉了我,她对我并不厌恶。

我是那种很有女人缘的男人,对美女和才女我都懂得如何去欣赏,当然我更懂得如何保持分寸,在我的意识中,美女也好,才女也好,我只将她们当作天上的月亮,虽是月明如水,而于我却只能抬头仰望,我醉心于那种很神秘很朦胧的感觉,只因为我知道那不是我的,所以尽管我的目光是如此的肆无忌惮,但任何一个女子也不能从我的目光中读出一丝的猥亵。

半个小之中,我们就这样时不时的对视,在船停上码头的那一刻我们的眼里竟有了一丝笑意。我都不太明白,那时的我何以有心情将这场风花雪月却又荒诞不经的故事顽强的演绎下去。终于我走到了她的面前,象是我们长久以来一直就认识一样,我说包很沉吧?她点了点头,下意识地咬了一下嘴唇以掩饰她的慌乱。

这时人流开始涌动,我很自然地弯腰帮她拎起了一只包,我们就这样一起上了岸。 岸上就是安徽芜湖的轮船码头,此时正有一班上水大轮泊岸,码头上人声鼎沸,我们下了趸船,随着人流缓缓地往出口处走去。我问她你去什么地方呢?她说我要去石牌。我说那今天晚上你肯定是没车走了,她说是啊,我只能赶明天一早的汽车了。她又问我说你呢,你要去什么地方?我说我要去汉口,她指着刚停在八号码头上的江汉轮说那就是去汉口的船呀,我说我知道,可是我赶不上了,我还得去码头上买船票呢,看来也只能明天早上走了。

她陪着我一起去了大轮售票处,那售票处就设在候船室里,此时里面几乎挤满了人,全是南下的民工,好不容易才买到第二天早上八点半的上水大轮票,我那悬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这样我初四的下午就能到汉口了。

回过神来,我才觉得已是饥肠辘辘,我想和她一起去吃点东西,我们于是拎着极为不便的行李走到了街上去寻找吃的。可是我们似乎忘了今天还是大年初二,除了码头上等着赶路的旅人,街上空空落落,显得格外的冷寂,哪里还有饭店营业呢。

她说我们别找了,还是找一家住的地方吧,这个时候也许连住的地方也找不到啊。是啊,这是个问题,一晃就是晚上八点多了,在这个寒冷的冬夜,要是再找不到住的地方,还真是个很麻烦的事。

我们就这样跑了几家旅馆和招待所,不出所料都是客满,我们就这样无言地在街道上走着,街灯将我们的身影拉得很长,想知道我那个时候心里是怎么想的吗?说实话我都不知道我在想些什么,我的心里乱得很啊。

我的念头一个接着一个地冒出来,我在心里暗自设想着每一种可能性,而每一种可能性的最终结果都只有一个,那就是如何才能将这个偶遇变成真正的艳遇。

她就象是人海中的一条鱼儿,迷迷糊糊就撞入一张危险的网中,此时此刻她一定不知道我正在百般的设计她呢。不不,她不会不知道,她不是那种懵然无知的小姑娘了,她一定不会不清楚男人是什么东西吧?或者她知道我在想什么,她只是不愿表露出来罢了。

很久,她停了下来,对我说我们歇一会吧,我觉得非常的累了。于是我们停了下来,将手里的包放在地上,这是我们头一回面对面的站着,那时候,我的心却突然间安静了下来,我觉得自己真不是个东西,怎么看,她都是无辜的,虽说只是一次偶然的相遇,但她却这么信任我,在这寒风凄凄的夜晚随着我在这陌生的城市里四处乱走,起码在她的眼里我不是个坏人,可我呢,却一路都在想着怎么将人家弄到床上去,哦,天呐,我真的是个坏人啊。 一念至此,我下意识地仰起头去,这才想起今天是阴天并且是农历初二,月亮没有了。

直到晚上快十点,才在离码头很有一段路的一条小巷子里找到了一家私人旅馆,而且也就只有一个房间了......

那天夜里的故事,我就不说了吧。总之第二天早晨,我睡得很沉,甚至连她什么时候离我而去,我也不知道。这已是初三的早上了,我从那小旅馆里出来,一个人拎着行李往码头走去,天还是灰蒙蒙的,路还是昨夜我们来时的路,只是街灯已熄,再也照不出两个人影来。

她是谁?我是谁?不知道。我只当这是一场梦吧,天亮了梦也就醒了。

可是走出巷口的时候,我的心里却涌起了一种莫名的伤感。

她就如一阵风,在我的生命中一带而过,除了记忆,就再也没有任何的痕迹了。而码头就在前方,等着我的,是一如往昔的天涯孤旅。今日的她,不知身在何方,或许我在她的生命中连记忆也没有留下,谁知道呢......(文/三毛六)

]]>
1 https://www.liangxiaobin.com/notes/92/#comments https://www.liangxiaobin.com/feed/notes/92/